谁有食色可以发一下吗

在灵世界大陆, 星灵境的修炼者作为顶级的修炼者, 若无大事, 一般会避世潜修, 寻常时候不轻易出现在人前。

他们的存在,是一种震慑, 也是一种力量和地位的象征。

如今自由城接二连三地出现星灵境的修炼者, 数量之多,几乎囊括应龙大陆那些潜修的老怪物, 这让自由城的大部份的修炼者陷入一种慌乱的状态中,担心是否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至于知情者, 早将目光盯紧散修盟, 欲要探个究竟。

龙脉的诱惑实在太大, 纵使散修盟想独吞, 也要看其他的势力肯不肯。

因星灵境的修炼者的出现,龙脉之事终于不是秘密。

这群星灵境的修炼者在散修盟所待的时间并不长,约莫几个时辰就离开。

虽然只有几个时辰,所代表的意义却是不同的。

直到那些星灵境的修炼者悉数离开, 关于龙脉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自由城, 在修炼者之间引起轩-然大波。

没人知道散修盟的老祖和那群星灵境的修炼者达成什么协议,有眼尖的修炼者目睹散修盟的盟主送客时的脸色,似乎不太好,但也不算太坏, 这让人不由得想入非非, 暗流涌动。

只是, 星灵境的修炼者离开后,自由城并未解除封城的命令。

这让很多修炼者不满,只是再不满,也不好明着和散修盟对上。

楚灼他们坐在客栈的大厅里,一边喝着灵酒,一边倾听那些修炼者用热切的语气讨论龙脉的消息,比起一个月前的随意猜测,现在他们已经能肯定应龙大陆有龙脉,甚至他们已然能确定,散修盟定是联系应龙大陆的各个势力,打算对龙脉出手。

向着阳光的花儿清纯美女

一夕之间,散修盟再次吸引整个应龙大陆的注意。

不仅是散修盟,还有当日那群亲自赶来到自由城为晚辈“撑腰”的星灵境修炼者背后家族或门派,也吸引无数的目光。

听了会儿,火鳞悄悄地问楚灼:“主人,这就是你说的发展?”

楚灼转头看她一眼,没说话。

火鳞理解地点头,继续道:“没想到最后变成这样,也唯有散修盟如此张狂行事,才能将龙脉的消息捅出去,吸引整个大陆的注意,届时肯定会有更多修炼者赶往龙脉所在地。若是我们跟着进入龙脉,倒也没那般明显。”

将自己理解的说完,火鳞又一脸期盼地看着她,“主人你当日所想的是否如此?”

楚灼:“…………”

楚灼看她理解的样子,有些心塞。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聪明,所依仗的不过是上辈子的记忆,以及历事后所赋予的冷静心态,方才能从记忆中的事情催测出个大概。事实上,她是知道散修盟会动手,应龙大陆的其他势力对于龙脉也不会没有反应,他们会合作是正常的。

不知上辈子是否也是因为散修盟插手,才导致龙脉的消息最终传遍四个顶级大陆。

只是,想要打开应龙大陆的龙脉真心没这般简单。

楚灼张口想解释,最后郁闷地发现,解释太多反而显得可疑。

算了,就让她这般误会吧,反正现在有应龙大陆的人在前面开路,他们跟在后面捡便宜就行。

自由城的封锁令并没有持续太久。

其一是龙脉的消息就像瘟疫一般,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席卷整个应龙大陆,封锁自由城的意义已经不大。其二,他们一直无法查出暗杀长老的人和偷窃藏宝库的贼,心知再查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会得罪其他修炼者。其三,他们要集中所有的精力放在龙脉身上,没空再搭理其他。

种种考量下来,散修盟终于决定先解除封锁令。

自由城重新开启,城中被关了将近一个月的修炼者终于得以离开。

楚灼他们随着离开的队伍一起走出自由城。

离开时,还能感觉到暗中窥探的视线。

碧寻珠暗暗皱眉,这种视线让他有一种被冒犯的感觉。火鳞更是直接,瞬间就放开灵识,锁定视线的主人,然后轻哼一声。

负责监视的修炼者瞬间喷出一口血,满脸大骇,赶紧收回视线。

人皇境的修炼者的威仪不容挑衅,特别是低阶修炼者,若敢以下犯上,所受到的惩罚是难以想象的。

离开自由城后,他们并不急着赶路,而是御剑在半空中慢吞吞地朝远处而去。

万俟天奇坐在一柄飞剑上,谁有食色可以发一下吗怀里抱着一袋出城时顺手打包的新鲜炸灵花,肩膀上趴着一只小乌龟,自己吃一口,喂小乌龟吃一口,颇为悠闲。

火鳞御剑飞过来,探手从他怀里取走一朵炸得酥脆的灵花,一口下去,只听得咔嚓脆响,满口鲜香混着一股灵花的微甜,在味蕾泛开,好吃得停不下来。

素来油炸的食物纵使不健康,仍是让人欲罢不能,更不用说炸灵花这种东西,是灵世界大陆的特产,只要手艺好,炸出来的味道一绝,很少有人能拒绝。

万俟天奇老早就摸清自由城中哪家的灵花炸得最好,离开时忍不住再去打包一袋再走。

小乌龟非常支持他的行为,为了吃到炸灵花,抛弃寻珠哥,乖巧地趴在炼丹师肩膀上,一人一龟分着吃。

万俟天奇看一眼来抢他的零嘴的火鳞,歪歪嘴,到底没说什么。

他抬头看向前方的楚灼,问道:“楚姐,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是不是要去盘龙山?”

现在据说龙脉就在盘龙山。

楚灼说道:“去玄天宗给那位云脉主送药。”

万俟天奇顿了下,吃惊地看她,“你还敢上门?不怕他将你轰出去么?”

楚灼歪头看他,“怕什么?他不是中毒么?还是阿奇你对自己炼的毒丹没有自信?”

“当然有自信。”万俟天奇斩钉截铁地道,然后就见楚灼偏首朝他笑,小姑娘甜美的笑容笑得他也忍不住跟着傻笑。

视线很快就被一个人挡住,万俟天奇回过神来,就见火鳞已经从自己的飞剑跳到他的剑上,朝他张口,无声地道:敢朝着主人发痴,不怕老大挠死你?

万俟天奇不满地瞪她,也无声地回一句:我哪里发痴?不懂就不要乱说。

他对楚灼可是百分百地尊重,就算她的年纪比自己小,依然尊称一句“楚姐”,绝对没有什么非份之想。只是,也不能否认她的模样确实生得好看,难道他欣赏一下美人儿也不行么?

楚灼站在飞剑上,没发现那一人一妖之间的眉眼官司。

碧寻珠倒是发现了,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省得被他们闪瞎狗眼。

他们一路前行,渐渐地离开自由城。

直到半日后,楚灼突然抽出碎星剑,从飞剑跃下,重剑横在胸前,冷声道:“出来。”

半空中的碧寻珠等人也纷纷落下来。

万俟天奇抱着吃了大半的炸灵花,顶着小乌龟,噌噌噌地退到众人身后,探头看过去。

只见路边的一株高大的灵木上,四个穿着黑衣的人皇境的修炼者露出身形,他们脸上截着半截玄铁色的面具,只露出嘴巴和下颌的部位。

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楚灼没和他们废话,持剑击过去。

一剑破万法!

轰隆一声,那几个修炼者先前藏身的灵木被一分为二,剑气波及到躲得不够快的两个修炼者,身上的法衣被森冷的剑气撕破,露出被伤的皮肤。

感觉剑气上糅杂的异水气息,被伤的两个修炼者脸色微变,其他两个修炼者已经冲过来。

火鳞兴奋地扑过去,一拳扛上一个人皇境修炼者,碧寻珠挥出冰丝,挡住冲向楚灼的修炼者的去路。

楚灼再次出剑。

剑气袭来时,先前被伤的两个修炼者这回有所防备,没有被那出其不意的剑气所伤,很快就和楚灼战到一起。

在战斗开始时,阿炤跳到旁边的一块竖立在路边的石头上,看着下方的战斗。

万俟天奇也跟过来,观看这三对四的战斗,火鳞和碧寻珠各扛上一个,以他们的实力,很快就能解决。

倒是楚灼那边,扛上的是两个,虽然看似游刃有余,可一时间也无法将他们解决。

火鳞将被她揍得胸口扁下去一块的修炼者丢给碧寻珠,跳过去帮楚灼。

“主人,我帮你,分一个给我!”

楚灼听到这话,神色未变,剑芒一扫,还真的分了一个给她。

被她分出去的修炼者纵使戴着面具,也能从他瞬间抽紧的下巴中感觉到他的恼怒,这群家伙分明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楚灼他们还真不放在眼里,要是来个星灵境的修炼者,他们可能会忌惮,可来的只是四个人皇境,扛上他们没商量。

只有一个需要对付,楚灼的剑意瞬间变得凛冽,那霜冷的剑气仿佛能冰冻万物,与剑气齐发的异水,在半空中泛起冷霜般的色泽。

万俟天奇突然咦了一声,“奇怪,楚姐的剑气怎么会是冰属性的?”

捆着两个被打得半死的修炼者的碧寻珠道:“这不是冰属性,而是异水化冰,异水的另一种形态。”顿了下,他又道:“主人的剑意又变强了。”

这种强,不仅体现在剑气上,也体现在剑意中。

万俟天奇恍然,原来是这样。

又看了会儿,万俟天奇和碧寻珠都能感觉到楚灼正在变强,这是她晋阶人皇境后,第一次和人皇境的修炼者战斗,纵使那修炼者的修为比她高几个小境界,可在她的剑意面前,瞬间就怯了。

她的剑意凛冽强悍,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然。

和楚灼战斗的修炼者身上很快就出现多道剑伤,每一道剑伤上都弥漫着一层冰霜,几息后冰霜化为水珠,从伤口滴落,方才露出被剑气撕扯开的伤口,残留着异水与森然的剑气。

楚灼的战意越发的凛然。

然而被楚灼压着打的修炼者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体验,甚至有些后悔对上她,早知道这女人是个已经修炼出剑意的剑修,定会避着她。

可惜,他醒悟过来时已经太迟。

楚灼和他缠斗片刻,摸清楚他的招数后,觉得没有喂招的必要,一剑朝他的脑袋抡过去。

经典的一剑抡脑袋的一幕又出现,连万俟天奇都觉得脑门很疼。

晋阶到人皇境后,楚灼的力气不是一般的大,那一剑抡上去,纵是人皇境的修炼者,也被拍得头晕目炫,只支撑一会儿,终于瘫软在地。

碧寻珠上前,用冰丝将人捆住。

楚灼收剑而立,阿炤重新跳到她的肩膀,尾巴扫扫她的脖子,用毛脸蹭她。

另一边,火鳞也一拳击在对手的脸上,一个清晰的熊猫眼出现,再一拳,来了个对称,最后长腿扫过去,将人扫落在地,踩在其背上,令其动弹不得。

战斗结束后,这四个修炼者,一个重伤,两个昏迷,一个是轻伤。

轻伤的那个是被碧寻珠用冰丝捆住的,他看了眼周围的几个同伴,顿时沉默了,有些后悔接这桩任务。

等楚灼他们审问时,不用他们怎么出手,受伤最轻的那修炼者便一股脑儿地将他们的目的和来意说明。

他们是散修盟的客卿长老,接到散修盟的命令,负责监视他们,在他们离开自由城后,务必在自由城外将他们拦下,若是能将他们捕捉更好。

可谁知这群人都是扮猪吃老虎的,明明有三个人皇境的修炼者,竟然隐藏修为,让他们以为只有两个,他们出动四个人皇境修炼者,觉得足以对付。

碧寻珠挑眉,隐藏修为怪他咯?

“你们拦我们做什么?”万俟天奇一脸傻白甜地问,要有多纯就有多纯。

那修炼者迟疑了下,方才如实地道:“上头怀疑,藏宝库失窃之事同你们有关。”

万俟天奇差点绷不住脸上的表情,幸好他经过特训,习惯性地在外人面前装酷哥,能绷得住脸,没有露出异样之色。心里却琢磨着,散修盟中的哪个人这般聪明,竟然真能查到他们身上。

难不成是阿炤老大不小心留下什么痕迹让他们追踪到?

这时,就听到楚灼说:“你们怀疑的不只是我们吧?”

“对,但凡逗留在自由城的人皇境修炼者,都是怀疑的对象。”那修炼者如实道。

所以,散修盟派出拦劫的不仅是楚灼他们,还有其他的人皇境修炼者。只是那些被怀疑的人皇境修炼者没有像楚灼这般心急,发现人后就直接动手揍人没商量。

万俟天奇听得啼笑皆非,这算不算是广撒网的一种?他还以为散修盟真的这般厉害,能查到他们身上。

他转头看一眼罪魁祸首的某只妖兽,只见它蹲在楚灼肩上,双爪子揣在面前,一副弱小的低阶妖兽模样,看得他越发的想笑。

“你们散修盟行事还真是嚣张。”火鳞朝脚下的修炼者又碾了几下,“你让姐姐我很看不惯。”

听到她自称姐姐,尝试过她铁拳的修炼者暗暗吞咽口水,看着她的脸不说话。

“看什么?找揍么?”火鳞加重力量,脚下那修炼者被她踩得痛苦不已,终于晕死过去。

唯一清醒的修炼者暗暗吞咽口唾沫,看着这几个凶残货,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