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深夜释放自己草莓丝瓜

  幸福宝深夜释放自己草莓丝瓜看着母亲,夏暖星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双手,有些老树皮般的苍老,和之前见到的尹贞娴,完全判若两人,而母亲明明就比尹贞娴还要小上好几岁。

  岁月的风霜,将白冰从一个美人变成了如今的模样,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们姐弟。

  即使被赶出夏家,白冰并没有放弃抚养两人,夏暖星知道,自己这一切都是母亲给的,她现在长大了,有能力保护她了,家庭的重担该放到她身上了。

  夏暖星朝着白冰点了点头,随后莞尔,“知道了妈,你就别担心了,我这么大自己有分寸了,不过你得注意点,这事别让敬陵知道了。”

  要是白敬陵知道,自己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恐怕这傻小子会直接不接受治疗。

  白冰自然知道白敬陵的脾气,便含着泪点点头。

  看母亲如此,夏暖星给她擦了擦眼泪,才把洗好的水果装好,交给了白冰,“走吧。”

  接过水果,白冰的心放下了许多,女儿就像是她的主心骨一般,这段日子要不是夏暖星在这里撑着,恐怕这个家早就完了。

  整理好情绪,走出去后,白敬陵正在低头写东西,瞧见他这样,夏暖星不免说了句,“在写些什么?”

  “姐,你看。”白敬陵有些献宝似得,把本子递给了夏暖星。

  夏暖星低眸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几句词,她低低的念,“总想那个人是谁,夜晚时分总挂念,人海中一眼看见,抢眼的有些暧昧……”

  她抬眸,有些惊喜,“是歌词?”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嗯,姐我上次偷看了你作的曲,我觉得很好听,反正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偷偷给你填了词。”白敬陵挠了挠头,看上去有几分害羞和期待,就怕填坏了。

  夏暖星仔细的看了一眼,随即低声哼唱了起来,带着淡淡清软,又有几分独特韵味的歌声,在病房里响起,让人不禁有些痴迷其中。

  唱到一半,歌词断了,夏暖星才停下,抬眸看向白敬陵,微笑着道,“谢谢你敬陵,我很喜欢这个歌词。”

  作曲的时候,夏暖星没想过会有词,这段时间的忙碌,也让夏暖星早就忘了这首曲子的存在,现在看到白敬陵这么认真的给自己做了词,心中只觉得温暖。

  她多幸福。

  有这么好的母亲,和这么好的弟弟。

  听到夏暖星的话,白敬陵眼底的欣喜显而易见,还有些稚嫩的容颜,长得极其漂亮,眉目如画,唇色有些惨淡,然而却充满了阳光。

  “姐,你当初为什么不报考音乐学院啊?”

  白敬陵觉得夏暖星,真的很有天赋,而且嗓子也好。

  这话一出,夏暖星给白敬陵削着水果的手,顿了顿,才恢复常色,笑着道,“这本来就是随便做着玩的东西,供人取乐的,怎么可能还认真了呢。”

  “不是啊姐,你真的很有天赋啊,我看过你做的曲子,很好听。”

  白敬陵有些急了,他知道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之前他哮喘还没有这么严重的时候,夏暖星在家里总是待在房间里,弹着吉他在那里哼一些曲子。

  如果只是做着玩,又怎么会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上面呢。

  看白净的样子,夏暖星噗嗤一声就笑了,将手里的水果切好,放在了一旁的盘里,插上了水果叉,笑意浅浅道,“那只是兴趣爱好罢了,哪有人真的为了兴趣爱好,去奔波一生的,你不知道么,做音乐的大多都穷,你姐姐我还是嫁个有钱人比较靠谱。”

  “姐……”

  白敬陵皱起眉头,总觉得夏暖星说的都是假话,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好啦,你快收拾收拾,等下就做手术了,紧不紧张?”夏暖星塞了个苹果片到他的嘴里,声音温温柔柔的,岔开了话题。

  听到夏暖星的话,白敬陵乖巧的摇了摇头,“不紧张。”

  从小到大,他就是个药罐子,对于这种手术,白敬陵早就已经习惯了,就希望自己能够快点好起来,这样姐姐就不用这么辛苦,妈妈也不用这么累。

  白敬陵想,自己才是家里的男子汉,可却总需要两个女人,用单薄的肩膀撑起这个家,心里头有些不是滋味。

  “不紧张就好,你做手术暂时不能吃饭,等你出来以后,你想吃什么,姐姐就去给你买什么。”

  “真的么?”

  这些天在医院里,白敬陵吃的嘴里无味,现在听到夏暖星这么说,自然高兴,不过很快他又伸出手,抓住了夏暖星的手,琉璃眸里多了些期待,“姐姐会等我出手术室,跟我和妈妈一起吃饭对么?”

  夏暖星点头,“会。”

  “好!”白敬陵笑的璀璨,漂亮的脸蛋上,就像是染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

  看着他这么小,夏暖星也不由笑了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母亲,两人相视一笑,一家三口在这小小的医院里,却温暖的如此动人。

  到了下午。

  就有护士走进来,嘱咐白敬陵可以去手术室等候了。

  夏暖星和白冰扶着白敬陵,一路走到了手术室,等护士带着白敬陵进去后,夏暖星和白冰只能待在外面等候着。

  此时。

  耳畔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十分的清脆。

  夏暖星转过身去,就瞧见一身白大褂,却遮挡不住耀眼光辉的女子,她一头利落的短发,显露出精致的五官,一身傲气凛然,惊艳的人不敢直视。

  是季薄荷。

  她身后跟着她自己的团队,走到夏暖星身边的时候,季薄荷看了她一眼,微微弯起一道弧度,“小暖,好久不见。”

  “薄荷姐好。”夏暖星乖巧的唤了声。

  季薄荷收回目光,也没应话,直接就进了手术室,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消失在眼前。

  这会儿,一旁的白冰才回过神来,拉了拉夏暖星的袖子,眉头皱着,“星儿,这就是季家小姐?看着不大好相处。”

  ------题外话------

  来个收藏,来个评论~席哥哥表示看着清淡的评论区很忧伤。

  PS:谢谢宝贝们送的花花和钻钻,很感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