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合破解版下载

  聚合破解版下载 每一个习武之人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内伤,哪怕是修真者也不例外,不过魏蓝薛身上的情况更加的紧急和迫切。

   大乘期是许多修真者难以度过的门槛,很多人直接就死在了这个阶段,像是魏蓝薛这样强行突破更加不可取,可是上天眷顾它,偏偏就闯过了这一关,却又留下了极严重的内伤。

   虽然名义上是大乘期的修真者,可是若真的遇上同级打斗起来魏蓝薛必输无疑,这也是他的一个软肋。好在在这一千多年的时间之内清虚门一直很太平,他也并没有出手的机会,没有被人发现短处,但是这始终是一个隐患。

   哪怕是白若冰也没有发现魏蓝薛的不对劲儿,一直以为他是正常突破大乘期的,可见魏蓝薛演技之强。

   宸风大陆的修真文明十分强盛,但是炼丹治愈之术却差了许多,甚至比不上其十分之一,以至于修真者体内的内伤和隐疾无法彻底的治愈,也是极大的一个隐患。

   魏蓝薛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直以来都隐瞒的很好,虽然这内伤不会影响到他的生命至少暂时不会,却也会影响到他的修为,让他在有生之年无法寸进。

   这也是他为何会放弃修炼,反而想起去找寻一个道侣陪自己度过余生的重要原因之一。

   谁身为一个强大的修真者,却不得不牺牲自己以后的可能来换取宗门的安全和威望,无人知晓魏蓝薛的痛苦,这种难过和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的。单单凭借这一点,雪兰是敬佩魏蓝薛的。

   可是现在魏蓝薛体内的灵魂是属于雪兰的,炼丹之术雪兰是数一数二的,对于体内的内伤自然也有所研究。尤其是在研究过那些系统提供的独有药材之后,他的炼丹能力更是更上一层楼。

   根据魏蓝薛的身体状况,雪兰决定先服用洗髓丹洗筋伐髓,将体内的杂质尽数排除,再辅以其他的丹药就能够将其内伤彻底治愈。

   等雪兰再度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好在她身为太上长老,没有人会轻易的来到她的主峰打扰她的修炼,唯一有资格随意进出雪兰主峰的白若冰自然不会做出串门子这样的事情来,这也使得雪兰这半个月内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雪兰能够感受得到自己体内的经脉越来越宽,体内灵气的流动越来越迅速,吸收灵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相信再这样下去很快她就能够更上一层楼。

   清丽脱俗小姑娘大汗淋漓图片浑身散发青春气息

   换上了一身干净的白衫,雪兰拿出一枚灵果咬了一口,吸收着上面的灵气,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响。雪兰睁开眼睛,眼底闪过一丝亮光,伸手一招,一个小小的翠色飞到了她的手中。

   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是一只翠色的小鸟,小小的没有巴掌大小,十分的小巧精致。这是宸风大陆常用的一种传声鸟,行动迅速,能够将主人的声音彻底模仿出来,不会有任何的差错,一旦被他人抓住就会自行毁灭。

   “太上长老,您需要的东西已经准备齐了。魏家一门等待着您的到来。”伸手在传声鸟的头上轻轻一点,一股灵气钻入传声鸟之内,中年男人稳重不失谄媚的声音自翠色小鸟的嘴中传来,活灵活现。

   魏蓝薛虽然也是魏家人,但毕竟已经过去了数千年之久,他的直系血脉亲人早已经消失殆尽,消失在时间的长河当中没了踪迹,现在的魏家人只是他的子孙中的一个而已,真的论起感情来是半点没有的,之所以帮着魏家人,也只是因为曾经的那点子顾念而已。

   好在魏家人十分的识趣,一直以来对魏蓝薛恭恭敬敬,不曾有半点的不敬,未曾打着他的旗号做坏事,也没有做出过分的事情,来魏蓝薛也就纵容了对方,偶尔保持着联系。

   他不像是白若冰那样无亲无故,没有家人也没有多余的感情,血脉虽然稀薄可魏家人终究是他的血脉亲人,哪怕只有一丝,也足以让他顾念几分。

   眼见着寻找道侣无望,魏蓝薛打起了自己曾经在游历当中找到的一本古籍上所说的办法,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总归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他已经活了那么多年,最坏也只不过是一死而已。

   估计上面的材料并不十分罕见,大多数都是俗世之上有的东西,修真界反而是没有的,魏蓝薛就将这件事情交给了如今魏家的家主。

   对方的行动力倒是不错,这才一个多月就已经收集齐了,雪兰的脑海当中不由得闪现出了那本古籍上面的药方。仔细的品味片刻,才发现这上面的药虽然都是滋补之药对身体也大有好处,但是对魏蓝薛的内伤却是没有太大帮助的,只能让他好受一些。

   想必这部古籍的主人,应当是数年之前的某位炼丹师,大抵是学艺不精。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魏蓝薛就是在这一次去魏家的时候朋友碰上了水淑雅,并且与她结缘,从此开始了悲催的一生。

   想起水淑雅那个表面娇俏可爱,内心狠毒无比的女人,雪兰嘴角微微上扬,勾了出一抹完美的邪魅的弧度,手指尖在传声鸟的尖喙上轻轻一点。

   “我已经知道了,等过几日我就会去取。”身为清虚门的太上长老,没点傲气是不可能的,因此雪兰也并没有说谢谢这样客套的话,只是这般随意的开口,漫不经心的却仿佛将一切掌握在了手中。

   微微摊开手掌,翠色的传声鸟拍了拍翅膀扑棱棱的飞走了,消失在了雪兰的视野当中。

   山洞之中又是死一般的寂静,和从前一般无二,这般的寂寞也不是寻常人能够忍受的,半晌之后空气之中传来一声震动,一个轻笑的声音渐渐的响起,低沉沙哑夹杂着淡淡的恨意,“我该怎么好好报答水淑雅呢?”

   为了报复这个表里不也心思狠毒的女人,魏蓝薛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她又怎么能让对方失望呢?让自己的委托者失望,这可不是一个优秀的任务者应该做的。